傻瓜的娱乐式放纵

猫奴

颜色の忧伤 

敬孤独的自己,愿自己在寂寥的世界里要学会坚强

颜色の忧伤

  一、橡木色的忧伤

  四月,天很蓝,风很暖,他依旧背着他那把经过岁月折磨过的破木吉他,我突然间很想换掉 它,因为这与他的气质太过不符。
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不换掉这把吉他,他却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你还小,不懂。
他弹起了那把橡木吉他,唱起了那首我永听不厌的歌。 后期的时光里,他总是在柳树下弹着吉他,唱着首歌,曲调不似以往的温柔,时而激励,时而忧伤,直到他离开的那一天。
他弹着那首歌,手指在橡木吉他上弹着,那一 次,我听懂了,那是彻头彻尾的忧伤,他摸着我的头,哭了,再见,丫头,这是我见你的最 后一次了啊,我知道,他要离开这里,远离这 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他走了,带着橡木色的忧伤离开了,我不解, 不明白他对她的心,她的绝情。
也许,我还小吧。
六岁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橡木色的忧伤。
  二,淡绿色的忧伤 
八岁那年,我去了江南,江南美如画,人也善,我在一位老婆婆家暂居,我拖着行李箱, 住进了这个复古的鱼米之乡。
第二天,我从梦中醒来,伴着渔人的歌声,我准备出去走走。
江南有着随处可见的绿,在桥边,我结识了 她,她比我大了八岁,正值青春年华,她说她叫宁若雨,哥哥叫宁若轩,她长得很美也很温柔,就像这江南的水,柔而绵。
她带着我游江南,她对我笑着,问我要不要住她家,我懵懂的点头,次日,我住进了她家,与婆婆家不同,她住在街区的一栋楼中,和轩哥住在一 起。
雨姐的房间很干净,颇有一番风味,雨姐说,要带我去接轩哥,我跟着她,走进了一家 酒吧,耳旁响着歌曲,雨姐领我走到了吧 台,“哥,什么时侯下班?”,我抬起头,踮着脚,看到了一个下巴微微有着胡茬的少年,少年手中拿着调酒器,上下晃动着
“雨,来啦,今 天哥加班,不用等我了,哟?这个小矮子是谁 啊?”
谁是小矮子啦>_<
“哦,新认的妹妹”她笑着说,就这样,我在这住了下来,可惜二年后, 我十岁,她却得了病,他带着她离开了江南, 我再也没有看见过他和她,我离开了江南。
我不解,十岁的我,忘不了这抹淡绿色的忧伤。 

三、素白色的忧伤 

他们说,我是个疯子,我笑了,他们爱怎么说 就怎么说吧,哥哥离我远去了,我开始写我以 前未写完的小说,也许只是一种发泄吧,我写 死了很多人。
他们说,我是个暴力狂,我哭了,他们看的都 只是外表罢了,谁不是在掩饰自己?谁又待你是真心的?谁又会完完整整地向你展示真正的自己?
二格对我说,别做梦了,这一切都是假的,我反问她,那什么又是真的?她说,这个世界里,除了自己都是假的。
他们说,我是个中二病,我挥手告别了他们, 二格说,你何必在意他们,你不还有我么,我笑着掐了掐自己的脸,她说疼,我说我也疼 啊,她用我自己的手揉了揉我的头,她说,你这个缺爱的孩子,我反问我不就是你么,二格 笑了,说你这个人要是离开了我怎么办啊,我说,儒弱不堪,孤独无助,她说,所以说,你就只有我一个人么。
她说,我的世界一片素白,心也不曾运转,我笑着抱了抱她,许久,无言。
这一年,我才十四,却也明白了,世态炎凉。 

________END_______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