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的娱乐式放纵

猫奴

【杰佣】味道(全)

重要的事情说三边:有ooc,有ooc,有ooc,作者玻璃心,玻璃心,玻璃心TAT
放飞自我之作,玻璃心作者,求不喷QWQ
如果嫌弃奈布被作者写的太娘了,也不要嫌弃作者好不好QWQ
准备好防止辣眼睛的眼药水了吗?_(:з」∠)_
谢谢支持~\(≧▽≦)/~有错字请原谅●^●
——————————分割线—————————————————
血的味道,浓浓的,令人厌恶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呢?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个人不管呢?你为什么要觉得我多余呢?
呐,这令人讨厌的世界,我只是想,变得不多余呀
——前记,佣兵
据说人临死时都会对一种东西产生强烈的情感,而这种情感达到顶峰之时,会产生一种可能,就是会支持着你重新活回来
此时的佣兵就正是如此,本来他是不会死去的但就是因那该死的队友的背叛,队长的厌弃,队医的抛弃,导致佣兵身负重伤死去,但在临死之时,佣兵却对这令人厌恶的世界产生了莫名的留恋
“呐,你愿意活过来么?你愿意去再看看这世界么?你愿意再次回到你喜欢的人的身边么?你愿意——
找到爱你的人么?”一只九尾猫翩翩而至
“爱我的……人么……他会爱我么?”佣兵喃喃自语
“我……愿意——”佣兵伸手向前拂去,黑暗中,那猫化作一道光,指引他向前奔去
“唔……”刺眼的光袭来,佣兵第一眼看到的是大团大团正在开放着的花
“你醒了?”戴着草帽的少女向他微笑着询问
“这是哪?”佣兵问
“我的藏匿点~我叫艾玛伍兹,是个园丁呦~”园丁挥挥手中的工具箱以表身份
“你是我在地窖边捡到的,是艾米丽黛儿姐姐把你救活的呢~还有啊,都这么近了还倒下了,真是可惜了呢~”园丁道
“我没有消失?”佣兵不解“嗯嗯,可能是哪个屠夫的眼睛坏掉了呢~”园丁哼着小曲修剪着眼前的花
“对啦对啦,接下来的生活可能会很不稳定哦~毕竟屠夫们不一定什么时候会出现抓人,那么你会做些什么呢?”园丁问
“我么……”佣兵考虑了一下“我可以帮你们遛屠夫拖延时间”
“嗯,就这么决定啦~你加入我们吧,成为我们的队友,虽说遛屠夫是个危险的工作,明天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队友哦~”园丁的决定让佣兵不由得身体一颤
“队……友么……”佣兵喃喃自语

花的味道,甜腻腻的,不由得让人想到美好

佣兵便是在这芬芳四溢的清晨中渐渐苏醒,“你好,身体感觉怎么样?”医生坐在床旁的椅子上对佣兵微微一笑“你是?”佣兵对这陌生的关照有些无法适应
“艾米丽黛儿,把你救回来的医生”医生微笑着看佣兵再次询问“感觉身体怎么样?”
“还……不错……呲——”佣兵想要下床,却不想牵扯到伤口
“你的伤口大概还需三四天的时间才会好,在此之前,请不要做太大幅度的运动”医生连忙过去为佣兵包扎
“唔”佣兵很难得的听了话,“那么接下来我带你去找大姐吧”医生边包扎边说道
“大姐?”佣兵问“是呀,大姐,对于我们来说,她就像个会保护人的姐姐一样呢”医生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你也许会对大姐感兴趣呦”续而又微笑着道
“她啊,和你一样,是个军人呢”

火药的味道,以及熟悉的硝烟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空间

“砰砰砰——”空军拿着枪,完美的打出了几个十环
“好诶好诶~玛尔塔姐姐真厉害~”空军身旁观战的园丁拍着手表示崇拜
“……不错”完美的枪法让佣兵也不禁赞叹,虽然自己不怎么用枪
“你醒了?”空军收回枪插回鞘,“多谢你们的照顾”佣兵很难得的道谢“不谢”空军以一种军人的姿态看向佣兵,“对啦~对啦~姐姐,这就是我说的,咱们未来的队友哦~”园丁拍拍手很开心地道
“……”空军审视着佣兵,向佣兵摆了个手势,佣兵知道,那是一种通用的军人之间的邀战手势
“玛尔塔!他还有伤!”医生看到空军这样做后顿感紧张“负伤而战是士兵必备的一课,我相信他是不会介意的”
“……来吧”佣兵手一勾表应战
半个小时后,这场比较以佣兵的伤口迸裂,与医生的阻拦所结束
“身手不错,恭喜你入伙了”空军理理衣服,拍拍手上的灰尘
“呼,呼,呼,承让了,我叫奈布萨贝塔”佣兵喘着气忍着伤口的疼痛说道“玛尔塔”空军回他
“玛尔塔!你为什么下这么狠的手?!”医生看着染红的纱布问
“我自有我的理由,毕竟,我再也不想看到我的同伴消失了”空军讲到这眼里有着转瞬而逝的悲伤
“……你是说海伦娜么……”医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不提啦不提啦~接下来为几天所面临的挑战做好准备吧~”园丁很是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她们……也失去过队友?”佣兵喃喃自语

血与花的味道,混合起来,形成了那独特的,属于他的味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佣兵过得甚是安逸,佣兵养好伤后,便与空军一起训练锻炼,安逸的生活让佣兵有些怀疑这些是否是真的
“咚咚,咚咚,咚咚——”佣兵的心脏开始狂跳
“遭了,被屠夫们发现了!”园丁开始有些后悔,为了种些花偷偷的拽着佣兵来到这深处寻求花种了
“你先跑回去找大姐,其他的我来搞定”随着心跳声越来越大,佣兵迅速作出决定
而那边的杰克,正刚吃完饭与红蝶出来散步
“嘛,看上去有好玩的了呢”听到心跳声的红蝶打开扇子笑道
“嗯,那么来一场比赛?”杰克摸摸自己左手锋利的爪刀
“好啊,不过貌似有个更好玩的来了呢”
红蝶看到一个红点,正在向他们的方向跑来
“不,这个,交给我吧~”杰克拦住红蝶“哦?看到好玩的东西不想分享?”红蝶用余光瞟向杰克
“嗯哼嗯~”杰克突然间哼起小曲,这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嘛,好吧好吧~这个交给你,我还是回去听曲吧~顺便告诉鹿头他们别~过~来~”红蝶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既然明白那其中的意思
“小佣兵~我来了~”杰克顺手拿了一朵玫瑰花,心情意外的很不错
那边的佣兵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他努力的奔向屠夫吸引着屠夫的注意
“呼,呼,呼”喘息声越来越大,逐渐哼小曲的声音也一点点清晰
“小佣兵~”杰克隐在雾里袭向佣兵“啊嗯——”被击伤的的佣兵喘息着蜷着身子停止不前,随着杰克的一点点逼近,佣兵躺在草丛中,闭上眼睛想着
“呐,是不是,又要死掉了呢?”
园丁那边
“大姐,佣兵他,佣兵他……”园丁喘着粗气赶回藏匿点“怎么了?”空军突然间紧张起来
“佣兵他为了救我被屠夫抓走了!”园丁慌慌张张地道
“医生,园丁,我们走去救佣兵!”空军拍案而起
“是!”
——————————————————
“呐,是不是,又要死掉了呢?”佣兵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他看不清屠夫的身形,只觉得空气中突然间弥漫着一股令人安心的玫瑰香气
“你不会死掉呦~”杰克现身,他带着他那白色的面具,轻轻地将佣兵以公主抱抱起
“唔,不要!”佣兵使劲挣扎着“乖,不要乱动,伤口会痛的”杰克温柔的将佣兵抱紧
“嗯,唔!啊!哈啊!”佣兵依旧卖力的挣扎着
“再不乖,我就‘吃’了你哦~”杰克掏出玫瑰,放在佣兵的胸前‘恐吓’般地说道
———————————————————
“我就说有好戏看吧,蜘蛛”远方,红蝶拿着扇子,身旁是和她一样的一众屠夫
“是呀是呀,看着他们相爱相杀,我都有一种想把它们用蛛丝裹在一起的冲动呢~”蜘蛛说着令人惊恐的话,不过屠夫们都其以为常了
“吼吼,什么杰克不将他抓到椅子上绑起来呢?”鹿头很认真的问
“……”红蝶等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厂长更是忍不住拿手中的棒子使劲的敲了一下鹿头的头
“嗷呜!你干嘛要打我!”鹿头愤怒地道,“嘻嘻嘻,你是傻么,你难道看不出来杰克对那家伙有意思?”小丑一语道破天机
“有意思?”鹿头还是傻乎乎的不明白
“就是喜欢啦!”众人道
“嗯?为什么?还有小丑,你怎么知道?”鹿头问
“嘻嘻嘻,因为上次我抓那家伙时被杰克挡下了啊”小丑拍拍身旁的火箭回忆着自己被杰克弄的很惨的那一次
“哦~原来如此”鹿头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想想现在还疼呐,杰克的刀子可真不是吃素的”小丑道
“这就是爱情呐~”红蝶感叹着离开
———————————————————
而此时的园丁正不解的看着杰克抱着佣兵,来来回回地在原地转着圈圈
“……大姐,杰克好像没有要将佣兵送到椅子上去的意思哎?”园丁问
“以防万一,园丁你先将方圆十里的椅子拆除,我去帮你看着其他的屠夫,医生原地待命,待一切结束后回医生这集合”
十分钟后
不得不说,园丁的拆椅子的技术可不是吹的,仅仅十分钟就拆了一大片的狂欢之椅,而这十分钟内,空军发现,除杰克外的几个屠夫全都躲在墙角看杰克和佣兵
“这是在做什么?”空军可以说这是她平生中看到的最惊悚的一幕了么,“看杰克和佣兵相爱相杀”医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对空军说着奇奇怪怪的话
“那这么说佣兵现在没有危险喽?”空军问“放心吧~方圆几里的椅子已经都被我拆除啦~”园丁很开心的比了一个‘yeah’的手势
“六六六”医生和空军不由得感叹,园丁的速度之快
———————————————————
而那边的佣兵,在嗅到玫瑰香气后莫名心安,在杰克的怀中一动不动
“小佣兵,你就不能不皮么?”杰克哼着小曲,十分享受此时佣兵的乖巧
“略略略”佣兵对杰克吐着舌头做着鬼脸,可爱的样子让杰克忍不住笑出来
“前面就是地窖了,你自己走过去吧”杰克轻轻放下佣兵
“不要,我要你抱我过去”佣兵突然扯住杰克的衣角,这是杰克意料之外的
佣兵也不知怎么,觉得这怀抱这香气很熟悉,自己也很想对这个人撒娇,赖在这个人的怀中不走,对这个男人索要抱抱,手,也很自觉的扯住男人的衣角
其实自己是喜欢这个男人了吧?佣兵想

“那个,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佣兵对自己被发现在地窖旁充满疑惑,他记得自己明明倒下要被屠夫绑在狂欢之椅上了来着,不过他在被屠夫带到狂欢之椅前他就晕了
“问吧”面具的杰克正看着佣兵笑的温柔
“那次,也是你救的我么”
“是啊”
“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也许是一见钟情在作祟吧”
不经挑逗的佣兵被杰克的几句话弄得脸红红心狂跳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每一次都那么卖力的去溜屠夫吗?”
佣兵低下头,将头埋进杰克的怀里,脸上的温度好似一壶开水
“嗯?为什么?”杰克对佣兵表白后如愿地看到了自己梦中羞得通红的可爱脸庞
“因为……我也喜欢你……想吸引……你的注意……”佣兵很是艰难地说出今生为数不多的爱语
“……你说你也喜欢我?”杰克面具下的脸在隐隐发烫,他不敢相信的询问着
“……好话不说第二遍!”佣兵已经彻底将头埋在杰克的怀里了,声音也小得如呢喃细语般
杰克将面具挪到耳旁将佣兵的下巴抬起
“唔——”
杰克用力地在佣兵的唇上印下一吻
嗯……他的味道,甜甜的

——————END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