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的娱乐式放纵

猫奴

【杰裘】傀偶II

OOC请注意,OOC请注意

Out Of Character(脱离所扮演的角色)

剧情慢,钢铁心,随意喷

―――――――――――――――――――――――

“在遥远的地方~一个人的舞蹈~她笑着她唱着~所有人都快死掉~她拿着锋利的小刀~哼着诡异的歌谣~‘快睡吧,快睡吧,在梦里死掉’~”
当艾米丽推开院长室的门时,背对着她坐在狂欢之椅上的院长正哼着小歌把玩着手中的小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甜的味道
院长望向一片黑暗的窗外,顶着乱蓬蓬的红色长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院……院长?”
艾米丽试探性地叫着院长,毕竟今天的院长显得太过诡异了
“哎呀呀~是艾米丽呀~”
院长琼手腕轻转,随手将小刀飞出,她转过椅子翘着脚丫朝艾米丽问到:
“怎么啦?来来来,快坐下快坐下”
琼拍拍桌子,不知从哪里飞出一把转椅稳稳地停在艾米丽面前
“椅子有些脏了呢~要不你坐我这个?”琼温柔的建议着艾米丽
黑色转椅背对着艾米丽,她却清楚的看见些许红色液体正在‘滴滴答答’地向下淌落,落在地毯上时只晕染出不太明显的深色痕迹
“不……不了,我站着就可以了”
有着多年从医经验的艾米丽很轻易就嗅出了那椅子上正滴答着的液体是什么
那是血,还是味道很刺鼻的很新鲜的血
“是呀是呀,不敢坐着这个椅子很正常啊……”
“「因为,上一个坐过这个椅子的人,刚刚才死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琼疯颠的样子吓到了艾米丽,艾米丽不禁退后几步,握住门把手准备随时逃离,但随后琼又开玩笑似的说
“哈哈~逗你的啦~那上面的是玩游戏时做的道具哦~”
很显然,艾米丽惊恐的样子成功取悦了琼,琼站在桌子上转了个圈,随后跳下桌子,走到艾米丽面前将那把黑色的转椅转了过来
“你看,这只是假象~”
那把转椅上什么都没有,就连艾米丽看到的地上那些所谓的血也消失得一干二净,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也宛若与艾米丽开了个玩笑
“有什么事吗?”
琼用力一推将转椅推入暗处,随后又靠近艾米丽问她有什么事
随着琼的靠近,那股甜甜的味道越加浓腻
“最近新来了一位患者,这……这是他的资料”
艾米丽递过文件夹,她偷偷看过资料,那位病人,她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哦?妄想症患者?”
琼扣上文件夹后将文件夹胡乱地扔向角落,她随手顺了顺怎么也理不直的头发
“该怎么做~你应该知道的吧?”琼跳下桌子,看向黑漆漆的窗外
“知道”艾米丽眼神闪烁,握着门把手的手更用力了
“好了~下去吧~我亲爱的艾~米~丽~”琼拍拍手又坐回了那把从开始时便一直坐着的狂欢之椅
“是——”艾米丽如释重负般拧开门把手,逃一般地离开这个令她恐惧的地方,而狂欢之椅上的琼在艾米莉离开后便疯癫般地开始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艾米丽~想逃掉了么?”
在琼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着好几张信纸
“之前的落网之鱼?无所谓啦~”
琼一挥手将手上的信纸挥洒在空中,白色的信纸纷纷扬扬的散落在红色的地毯上,与红色的地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杰克?真是个有趣的人呐~”
琼向暗中打了个响指,一个和她模样相似的人拿着手中的面具,缓缓地从暗处走出
“我亲爱的哥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哟~”琼双手抱膝,挂在脸上的是诡异的笑容
“……是”
裘克戴上面具,又缓缓地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中
“哎呀呀~游戏开始了呢~”
院长室内甜腻腻的气息逐渐消失,遍地阴森森的白骨逐渐显露,原来那甜腻腻的味道是致幻剂,其目的只是为了靠幻觉来掩饰这满地森然的白骨
琼弯腰抱起一颗骷髅人头,对着天空中摆出噤声的手势
「嘘—— The game is coming~」
浓重的血腥味让杰克倒胃,而更让他毛骨悚然、心里发怵的则是那伴随着血腥味‘咕叽咕叽’咀嚼食物的声音
「真是令人厌恶的味道啊」
杰克甚至能想象出来,此时此刻的马车外究竟是一副怎样的情形
血腥四溅,肉渣一小块儿又一小块儿在地上散乱的分布着,入目的一片红色宛若人间地狱
「果然,这家疯人院并没有艾米丽说的那么简单」
杰克思索了一会,随即发疯般用力地用身体撞击着马车
“啧,真难吃,还有拜托安静点哦,仁兄~咝咝咝”
瓦尔莱塔重新披上她的破布斗篷,斗篷上还沾着些许血迹,她随手将那两具沾有鲜血黏连着少许肉的骸骨扔在马车棚上,接着驾起马车‘哒啷哒啷’地驶向疯人院
“你是谁?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夺走了我最爱的东西?!!!”
杰克着魔般反复念叨着
“咝咝,我只是个来接送患者的「车夫」罢了,咝咝,我建议你还是省些力气哟~”
瓦尔莱塔驾着马车对杰克看似‘好心’的提醒道,她很明白,车里那个正在发疯的人能听进去她说的话
“啊啊啊——”
杰克哀嚎着,但没过多久四周又重新归于寂静,唯有马蹄声在‘哒啷哒啷’地响着
而此时马车面向车夫的那面木板上已经被杰克撞出了一道小小的,却可以清晰看到外面发生什么的缝隙
疯人院的四周被黑色的树木所环绕,满眼荒芜,只有几只红眼乌鸦站在树上‘嘎嘎’的叫着,这家疯人院也如同周围的环境一般,静得诡异,静得凄凉
「按正常的理论来说,疯人院里不该是被疯子的叫喊声所充斥吗?」杰克百思不得其解
“咝咝,第2807号「妄想症」患者已带到”
马车外的瓦尔莱塔将马车停在疯人院门前,对着空气中并不存在的人说着「病患已带到」
杰克伏在马车木板间的缝隙上,睁大眼睛看着这奇怪的一切
“啊啊,知道了”
瓦尔莱塔面对着的地方,瞬间出现一片紫色烟气,而藏在紫烟中的身影也逐渐浮现
随着玛格利塔的出现,一股浓郁的甜腻香气弥漫在空气中,杰克还在想要继续往下看,却被这甜腻的味道弄得头脑发沉,昏昏欲睡
记忆的最后一刻是谁在唱着:

『呐~沉睡吧,沉睡吧,沉睡吧,进入梦乡吧~忘记忧愁,忘记烦恼,忘记一切吧~可怜的——
【将亡者】啊——』

被盯上的猎物啊,究竟命运如何?

外面
“院长怎么说?”玛格丽塔不停地喷洒着香水,以掩盖空气中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咝咝,院长没有多说些什么,只说了一句一切如常呢”
瓦尔莱塔拽下马车棚上的骸骨,用绳子将两具骸骨穿在一起,然后打开了马车所载着的关着杰克的大车厢
“钥匙给我”
玛格丽塔向瓦尔莱塔伸出手要钥匙
“你怎么还戴着面具?跟那裘克似的”
瓦尔莱塔将一串生锈的钥匙递给玛格丽塔,玛格丽塔接过钥匙后打开锁住杰克的锁链
“啧,钥匙上也有那么多血,身为一个女人,瓦尔莱塔你也太不雅了”
玛格丽塔嫌弃地将钥匙扔给瓦尔莱塔后,掏出带有香气的手帕擦了擦手
奇怪的是,那红色的血并没有在手帕上留下任何痕迹
“咝咝,这个给院长,咝咝”
瓦尔莱塔并没有在意玛格丽塔的话,她将那串着骸骨的绳子递给玛格丽塔
“别给我那东西,恶心”
玛格丽塔嫌弃地捏住鼻子
“啊呀~玛格丽塔~别那么见外嘛~咝咝~”瓦尔莱塔恶趣味的将骸骨提起靠近玛格丽塔
“这东西你应该给入殓师!”玛格丽塔一边喊着一边迅速远离瓦尔莱塔
“啧,真无趣”瓦尔莱塔怏怏的收回骸骨
“别闹,该办正事了”
裘克戴着面具,从暗处走出
“将他放到艾米丽黛儿的房间,院长说了,要让他与艾米丽好好「叙叙旧」”
裘克的声音不参杂一丝一毫的情感,冷漠得让人心生畏惧
“啧,居然是那女人的房间,她身上的味道真是前所未有的难闻”玛格丽塔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厌恶的挥了挥手皱着眉捂住鼻子
“咝咝,抱不了,我只会将他用蛛丝裹紧”
瓦尔莱塔将放在地上的骸骨扔向裘克,裘克接过骸骨后将骸骨挂在身上走近马车,他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多余的话,抱起杰克后又重新消失在了黑暗中
“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玛格丽塔化作一阵紫烟又消失不见,而瓦尔塔则是驾起马车,驶向马厩
院长室内,琼依旧翘着脚丫哼着歌,她微笑着将手中的刀再次飞出,幽幽地说到
「呐~亲爱的杰克先生~夜,才刚刚开始……」

————————分割线———————————————————

未完待续

渣作者:我们裘克终于出场啦,撒花🌸🌸🌸
裘克:冷漠JPG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