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的娱乐式放纵

猫奴

【杰裘】傀偶 I

OOC请注意,OOC请注意

Out Of Character(脱离所扮演的角色)

剧情慢,钢铁心,随意喷

―――――――――――――――――――――――

但愿在一千年后,我还活着等你
                                                                                       ——小引
没有人能够想象,在疯人院里的生活是什么样
当然,除了疯子病患
没有人会在意疯人院里疯子们是死是活
当然,总有一两个是例外的
而杰克就是那一两个例外之一
几个月前,他的好友艾米丽黛儿突然间杳无音讯,在那之前,艾米丽黛儿每个月都会给杰克寄一封信,信的内容十有八九都是关于她所工作的地方——
一家疯人院,一家没有电话没有信号,基本彻底与外隔绝的疯人院
艾米丽黛儿曾在信中说过,就是因为那家疯人院的薪水很高她才去的那,不过很奇怪的是那家疯人院阴暗恐怖,与外界唯一的通讯方式就是写信
于是两个人便定下每月一封信的诺言,并且此后也从未间断过
但就在几个月前,艾米丽突然间杳无音讯,也没有给杰克寄信。刚开始杰克还以为艾米丽太忙了,毕竟她在最新的信中写道:最近的工作很忙,疯子们的喋喋不休让她手忙脚乱;不过还好的是,疯人院的院长中与她有很多的共同话题,还总帮她处理一些工作上的难题
即便如此,杰克依旧对此疑惑不已,毕竟以艾米丽的性格,每个月写十页纸都会嫌少,现在却突然停止了寄信着实有些蹊跷
等到了下个月,又是两个人约定取信的日子,信却还没有来,杰克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浓,但他仍在等待着
直到几个月后的今天,艾米丽依旧没有寄过来信
“艾米丽,你究竟在哪里?”
杰克将艾米丽寄给自己的信,全部翻出来,准备重新看一遍,却发现信的内容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张又一张崭新的信纸。。。
唯一有字迹的是艾米丽最后寄的那一封信,信上面的字迹基本消失,仅存的几个显眼的字,连起来就是:
“杰克,救我,1417,艾米丽”

最近,杰克所居住的艾斯维特小镇上的居民很是苦恼,镇上唯一的一位贵族绅士突然发了疯,他的城堡里每天都传出摔东西的声音,与之相伴的还有绅士的哀嚎;昔日华丽的城堡被烟雾所缭绕,变得暗无天日;城堡外的玫瑰花园也荒草丛生,变得毫无生机;唯有几只乌鸦在城堡上方盘旋,不时地发出凄凉的‘嘎嘎’叫声
往日华丽,充满生机,被人们所喜爱着的城堡,如今却变成了令人恐惧着的禁地古堡
人们惶恐不安地生活着,甚至在梦中还总是听见那绅士那一声又一声的哀嚎。人们终于意识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昔日温柔可亲平易近人的绅士,也不知是谁先开的口,却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
「把杰克先生送进疯人院吧」
语言的威力是可怕的,传播的速度是恐怖的
小镇里的男人组织起一支队伍,准备将发疯的绅士押走送进疯人院
毕竟他们的家人再也受不了这种噩梦了
不过令他们意外的是,发疯将自己的脸划伤的绅士居然并没有怎么反抗,任由小镇上的人们将自己锁住押走
多么讽刺啊,昔日深受人们喜爱的绅士,现在却被人们冠以「妄想症患者」的帽子,戴上他们为他做的面具被送到了疯人院里
大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暗想: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而镇子里年幼的孩子,却看到杰克临走前的微笑
「为什么他在笑?」
孩子问身边的大人,大人并不明白孩子在说些什么,但人群中却传来一个声音,分明是很微弱的,却清晰的传进了孩子的耳中
『也许,是他的心在笑呐………嘻嘻嘻……』
“当啷当啷当啷当啷"通往疯人院的路上安静的有些诡异,马蹄声在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清晰
“唉?老爹,你说那绅士为什么会发疯呢?"维特驾着马车问自家正在抽着杆烟、不住的吞云吐雾的老艾斯
“谁知道! 好好驾你的马车吧!别走错路喽!"
明明在镇上还十分安静的杰克现在却时不时地悲嚎着,不停地用身体撞着马车,弄得人心里直发毛
近了,更近了,越是接近疯人院,周围的环境就越是荒凉寂静,维特将缰绳交给自家老爹,接过老汉斯的烟杆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圈还没吐完,马便嘶叫着立起前蹄
“停在这里就行了哟~咝咝,前方勿进呦~咝咝”
原来是披着破布斗篷的瓦尔莱塔在路中间的突然出现吓到了马,她用怪异的声线对艾斯说道
'前方勿进'
“为什么?停在这里就行了?"老艾斯正用力拉住缰绳并抚摸着马背试图安抚受惊的马,维特壮起胆子问路中央突然出现的瓦尔莱塔
“没有为什么哟,再问下去I will kill you~"
瓦尔莱塔微微抬头,眼中红色的光茫一闪而逝,恍若错觉
“信你这个连脸都不敢露出的人?哼,维特我们走!”
老艾斯抽打着马想要让马继续前进,可马却一动不动,宛若一尊活着的雕像
瓦尔莱塔缓缓掀开斗篷,露出蜘蛛般恐怖的样貌,她还是用她那怪异的声线,从嘴间吐出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话
「脸都不露 ,是因为,看过我的人 ,几乎都死了啊……」
血花四溅

——————————————————————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1)